必发88,88bifa必发唯一官网
您的位置:首页 企业文化文化活动

企业文化

文化活动

[ 获奖征文赏析] 荒无人烟的救赎

来源:   发布时间:2019.03.29   作者:杨毛娟   浏览次数:248次

  

有谁会喜欢孤独,我只是不喜欢乱交朋友罢了。

                                                    —— 题记

   如果在你生命最迷茫最无助的时候有人在你身边给你力量,帮你走出迷茫,带你脱离困境,那么你是幸运的;如果没有那么一个人,那就请自己度自己,来一场荒无人烟的救赎。

    读完村上春树的《挪威的森林》,一直想为它写一篇读后感,只是最近心里烦闷的很,想着先把自己从这困顿的境地中解放出来再细细品味下村上那些令人深思的话语以及书中各色人物的魅力。他们是书中的主角,也是生活中的你我他。他们活在《挪威的森林里》进行着各自灵魂的救赎,而我们是在这繁复的世间进行着一次次挣扎。

    特别喜欢渡边彻那些道出真谛的话。当绿子问他为什么总是喜欢独来独往时,他一语中的“有谁会喜欢孤独,我只是不喜欢乱交朋友罢了。”而他也是这样做的,在他20多年的成长过程中,可以称得上是他朋友的也只有木月一个吧,而他一旦认定你是他的朋友,他一定会为你赴汤蹈火,就像他对绿子,随叫随到,陪着绿子走过难熬的日子。我们的生活里是不是也有很多这样的人,看似很难相处,一旦成为朋友那便是一辈子的。当木月自杀时他觉得死并非生的对立面,死潜伏在我们的生之中,木月是以另一种方式17岁永远的存在世界上,那时的他失去了他唯一的朋友,他便在自己一个人的世界里独来独往。当他在东京再次遇到直子,一个永远戴发夹的美丽女孩时,他是喜欢她的,陪她在东京的街上一直走、一前一后、话不多、甚至没有太多共同的话题。直子20岁生日的那个晚上他们发生了关系,第二天他们也没有了见面的机会,而开始了漫长的书信交流开始,在那些与直子通信的日子,或许是渡边与外界唯一真正心的交流,对于直子来说也正是如此。一遍一遍读着直子的来信,虽然很长的去信只换来只言片语的来信,可渡边还是很开心,起码他们还有联系,不至于是陌生人。

有时候会觉得自己和直子在有些精神的方面有些相似,努力寻找自己想要的感觉可总是失望而归,可还是要一遍一遍的勉强。她是病态的,可她却是美丽,具有一切美丽的特质。她与渡边的感情于她来说或许不算是爱情,可渡边却把最刻骨的爱倾注在她的身上,当她在接受治疗和有玲子、渡边陪伴下仍走出自己的幻听的世界时,她选择了自杀,他们终究没有度成她,她终究将自己定格在了永远的21岁。渡边没有像木月一样选择放弃自己的生命,在直子死后的几个月里、他背着睡袋进行了漫长的旅行,困了就在睡袋里睡,饿了就吃自己随身带的干粮,没钱的时候就做些苦力。直子的死是他明白:无论谙熟怎样的哲理,也无以消除所爱之人的死带来的悲哀。无论怎样的哲理,怎样的真诚,怎样的柔情,也无以排遣这种悲哀。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从这片悲哀中挣脱出来,并从中领悟某种哲理。失去一些在乎的东西,在乎的人总会伤痛,痛了、通了,就会懂得某种哲理,并把这种痛隐藏起来,直到将来某一天遗忘当年的青春岁月里。是否,我也该懂得某种哲理,从这种糟糕透顶的状态里挣脱出来,已经挣扎那么久了,该是挣脱的时候了。痛过,总会通透。渡边终究是在巨大的悲痛中挣脱出来了,当他给绿子打电话说“你现在在哪里”时他已经挣脱了,他已经通往黑暗前明媚的黎明了。在他荒芜人烟的个人世界里,他救赎了自己,也挽救了喜欢他的绿子,以及20岁那么美好的年华。

我们经常会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自己老走不出自己给自己设定的圆圈,以为那就是自己的全部,那就是我们生的意义。等云淡风清时才会发现自己以前那么在乎的现在都化作了一抹淡淡的微笑,那么我们现在所在乎的人和事,痛心的人和事,在不久的将来是不是也终化作一抹毫无意义的微笑?它只是微笑,不关乎意义。或许我们早该清楚这一点,那样也会减轻些痛苦。在荒无人烟的世界里,在自己的世界里,能度自己的也只有自己,自己通透了,整个世界也就通透了。

荒无人烟的救赎,只有自己才是自己的佛。

                                                                                   

更多
copyright 2007-2015 88bifa必发唯一官网 版权所有  陕ICP备09233492号 Design by yysweb